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思兼 | 20th Feb 2012 | 隨想隨感 | (183 Reads)

Picture

我渴望救贖卻害怕被救贖,而從來——我只在等某人救贖,單純地等待著,集齊人世間所有角色的她。然而你理性上知道,這一切的只是夢話與戲言。執著只會失去,因為失去而變得更加執著。在執著產生的無力感迴圈之中空轉著自己的人生。

——『因為,你從未知道,你自己想做甚麼。』

沽名釣譽的刺猬,
說到底,他忘了……
為甚麼要變成這樣。
只是被高速追截的途中,
滑入了錯誤,一再錯誤的,
高速公路。 

 

不斷加強的藥物,
近乎令人失控作嘔的光影,
直至你已經認不清楚眼前的是誰,
而手中握著你唯一感覺到自己的感官。 
暴力地呵護著,直至他在你手中枯萎。
以證明自己已經徹底死去。

 

你從廢墟中走出來,
拼命向有光的地方走去,
直至你要光就有了光,
你卻已經脫離不了光的影子。
那隻曾經受驚的兔子,
向心公轉,
以為自己逃離了廢墟。

 

在反托邦與烏托邦裡,
誰也一樣,
是罪人。
直至尼采說出超人的話,
你知道自己永遠都得不到救贖,
皆因你相信了『救贖』。 

 

以握緊、放鬆去繼續
這殘廢軀體的物理治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