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思兼 | 3rd Jan 2012 | 文學創作 | (171 Reads)

被宵禁的午夜,
紅綠燈在重複著無意義。

 

而在鏡片上久而不去
霧氣彷如數天前的眼淚,
只看到四散的荊棘
組成了世界的全部。 

 

頸套裡的吐納,
連取暖也避不過無意義。

 

而在地圖上久而未至
終點彷如漂浮著的冰山,
只看到被熔化的溫暖
聚焦在世界的盡頭。 

 

而那個有關戀人的迷信
也敵不過無意義,
卻又無意義地溫暖著一個
寒冬中的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