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思兼 | 1st Jan 2012 | 亦思亦評 | (234 Reads)

想不到在莊期的後期會有機會到北京交流,若不是這種設定的交流,實在沒有對現在內地的社會政治的意識形態,有著深入的認識和體會。更重要的是,其實你們跟我們,關心的幾乎是一樣的。

「只向真理低頭」—— 中國政法大學前校長,因支持六四而被免職的公共知識份子江平

這次知道最重要的是,兩地在意識形態上最關鍵的分別:

理想主義 vs. 現實主義

意識形態上面最大分別是在內地經歷過八九學運之後,一些理想主義的國家願景的表達變得異常沉寂。這與香港要變成怎樣的願景訴求有非常大的不同——例如比較主流的民主願景。取而代之的是比較直接的利益訴求(內地多稱為「維權」訴求,當然民主本應是人權,但不在本文討論之列。),例如說要求飯堂停止加價的一類訴求。

 

放諸社會而言,正正因為這些訴求都比較逼切,凝聚力一般要比香港強很多——例如撐粵語運動,和烏坎反收地運動等等,很多時是持份者的自發激烈表達,在加上在中國大陸,一呼就很容易百應的人數下,社會運動一般都是激烈而且具相當的持久力。 

 

比較特別的是,中國運用網絡的社會運動的資訊分發等等遠比香港要成熟,以烏坎為例,禁之不絕的信息透過各條微博。而且大家大概都知道一套網管的潛規則:若不是五毛的介入的話,網管的自主和諧大概在5000條轉發之後就會出現,然後大家都會明白所謂凌晨三點破禁線(即晚上三點開始轉發的信息一般可以爭取到最長時間的見光率),在字眼和諧上還會用各種轉字方法穿過封鎖,以保持可持續的全國轉播——以保持一定程度的民間壓力。相比於香港的一種過於成熟的媒體轉述反而起不了一種相當的政治效果。

 

「發展才是硬道理」的錯位倒置

「中國要的是進步,而不是人權。」其中一位交流的學生在閒談的時候提及過這一點,個人覺得頗有見地。而我理解這是「發展才是硬道理」的餘孽。畢竟內地沒有一種自由、平等、博愛的歷史背景的孕育,而是一種靠攏超英趕美的意識形態。在今年上Lucetta的課的時候,得知內地有關性別研究的議題以及接受程度比香港還要開放的時候,這點跟我想像的中國大為不同。

 

然而在民主發展的道路上,我想大多數中國人的想像力都要不夠前衛——還是一種一國一土一政權的帝國形態。在這種認識之上,即使當日見到的中國民協黨員(民主派人士)還是推崇共產黨執政的原則:原因是共產黨運用國家機器治理這個大國治理的出色。在討論的過程中,他始終沒有脫離到這種大國論。因為大國論,民主派他們覺得他們不具治國之才,但思兼卻不見得共產黨很有此才,他們只是善於運用強制力與利益政治,不見得是國家的全部。中國其中一個最大問題是山高皇帝遠,即使中央是好心,也不見得地方人民有甚麼好報。

 

尚智社會 vs. 攻心為上

在內地的幾天聽得最多的就是調研(調查研究),社會運動或者社會政策等等倡議亦不例外,中國的尚智文化仍然是大學整個學制能夠健康發展,而且即使在強權之下仍然力保相當大的影響力。雖然偶然會有人說中國的知識份子太過孤高,脫離群眾。但我看來還是可以接受的範圍。

 

相反香港由於不同媒體,特別是左報的洗禮,香港的社政討論風氣非常欠佳,很容易就會牽涉到政治立場,然後就每每大行誅心之論。很容易就會變成一種保皇——民主,民生——民主,貧——富等等強調對立的口號政治。一家之言雖然片面,但絕不代表沒有道理。

 

制度上雙會制 

政法大學學生會雖然在制度上無法擺脫共青團在上的統治,但本身的變革卻值得各間大學的學生會參考,這些年來經常有討論大學外務去政治化,主張福利政治,使大學生學生會相比於學運時期的能動性低了不少,而政法大學學生會則將代表會與幹事會分拆,幹事會主張活動籌劃,例如迎新營等等。而代表會主力維權:主要是校內與校方的交涉,當然在香港的層面可以加入更加多的外務元素了。

此舉一來杜絕了幹事會被學校收編的傳聞,避免了不少與校方談判時可能會出現的利益衝突(尤其是學生事務處與學生會幹事會千絲萬縷的關係),二來採取雙會代表制,內部力量制衡更均勻,讓不同政治立場的學生均可以參政,達到理想學生會的功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