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思兼 | 1st Jan 2012 | 隨想隨感 | (226 Reads)

畢竟2011年就如窗前的水霞,抹掉了裡面的,又未能抹去外面的。

把逆境是人生的歧路,是因為我們先有了順境這「正路」的想像。尤其是這年看到的困難太多——做不完的事,近乎把自己都要給拉扯斷,是我低估了所有工作的總量,十一月尾可謂活了這麼久以來最忙碌的一週。所謂歧路不斷的出現,其實不過是與自己估計的不協調,說到底只是未想通未想透。

太上心,只會把事情次序錯誤排列,以感情順位取代理性排列。 

最近,身邊的朋友都大談《天與地》:悼念年輕,悼念理想,悼念原則——尚未離開年輕的我彷彿是世界的未來,其實無時無刻我們都在與建制搏鬥,與暴力在周旋,與命運搞對抗。太多事情殺入會阻止我們走原本的路,但這不代表我們要失去自己的方位,即使是形勢比人弱——例如我們正向南方,但直向南方的路被堵,我們可以向西再向西然後再走回自己的路。這種曲線並不是一種忘本的曲線,僅為最少妥協,最大限度的投資。時刻提醒,時刻記住自己的方位,自己的方向,總能找到眼前所有障礙的弱點——「攻其所必救」乃一種生存方法,這一點我深信老馬,事物本身就必具矛盾,任何願景都只是因為運用文化優勢強化賣點而已。

 

儼如世間的路也不過是亡靈與亡靈的堆疊,我們最終也需要Join the majority:忘掉理想,死在現實;忘掉活著,死在麻木。人人都是一樣,到一天我們的環境拘束得我們動彈不得的時候。你能做的,就是教導你的孩子,在行有餘力的時候別只記得吃喝玩樂,人的夢想的延續並不在於生命的長短和物質豐盛,而是對前人之言的反思以及再批判。而無論說過了甚麼,最終世界裡面我們也會成為無名之墓上的一員——不被任何人記起。而這些燭火傳承,即使極地之夜有多長,我們總能夠熬到數個月後的日出。理想之火,始終都在。如果命運能選擇——我選擇不忘記自己的夢,繼續暗暗地唸著「旗幟高舉,群眾聲討。」憤世嫉俗的疲累比起行屍走肉的滿足,還是有更多生存的實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