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思兼 | 30th Oct 2011 | 文學創作 | (278 Reads)

人這種動物,追求幸福是怎樣的一套機制呢?

是我們先把幸福設遠了,然後窮盡千山萬水,死命地把人生戲劇化——變成了主角,然後大團圓結局就是幸福嗎?

——『別把自己睇得太大,你就算係柒,好快就唔會有人記得』

 

今天早上很早起來,看著手機的鐘,上八點半的課都不會起得這麼早。現在才不過——六點四十五分。昨天晚上在房間昏迷,一覺醒來已經六個小時——比平時更要睡得好。

在電腦前,有工作未做——實際上就像K小姐說的話一樣:我們根本沒有『做完了東西』的一天,人愈大愈無時間讓自己停下來。忙裡偷閒的我,究竟在忙甚麼?既然沒有事忙在心上,那說甚麼偷閒?

早上八點,一個人——穿著一身不堪的裝束:簡陋的馬球衣配著七彩斑斕的沙灘褲,混搭到不行——悠悠蕩蕩地到了宿舍餐廳吃早餐。不過星期日的早上,誰會留意你?多睡30分鐘不好?

人要感覺到幸福其實可以很簡單——你只要在早上這個餓到瘋了的狀態下,叫一碗熱的火腿通粉,上湯就算多鹹, 因為夠熱,一喝下去,血管就會從胸部開始一直到胃部,血液突然流得更快似的,整夜收縮的肋骨拘束著人類的靈魂——彷彿這刻得到了幾秒鬆弛。我們習慣不放過自己,以為——鬆弛才是一種非常態,追求才是必然。——為何一定要努力?

皆因我們希望被愛,繼而發現,這個世界的被愛——需要資格。旁人都說沒有甚麼資格可言,如果如此,為甚麼我不是被所有人所愛?世界的愛都是求同的——求異的戀愛也是求一種從異而來的同意,然後各自開花。世界的愛都是吞沒的——大家都不知不覺地開始要求,吞沒對方,You succumb then I win。『兩顆靈魂的碰撞』是痛的,可沒有你所想的那麼浪漫。

熱湯的模擬溫暖——解放,回歸,重新拘束。正如愛情的原相,鐵達尼極限無邊地詛咒著所有愛情——唯一超脫詛咒的只有生死。死了,詛咒客體就會消失。70年的承諾如果不是稀奇,那就不會成為新聞——要求對方超越70年,等於要他變成那個70年等待的老伯——『他』消失了,被『理型』所吞沒,被『恆久』所吞沒。人走過了地獄,為甚麼要喝孟婆湯?因為不需要喝孟婆湯的,要不就已經得到成佛,要不就已經在天界酒池肉林。而孟婆湯是為了不再拘束的解放,也就把生命停在回歸點。在回歸點上的愛,世界稱之為大愛,那只是因為愛的人是大人物。小人物的大愛,跟無愛是沒有大分別的。

熱湯喝完,重新回到拘束。

我——其實並不是被害妄想症的。只是如果某一天,愛不是吞沒,不是社會責任的體現。——那應該是真愛吧。若然,我某天轉了Facebook Status,記得問清楚我:我是真的在愛情裡面(in love)了,還是偶爾想試驗一下把『愛情』模仿『愛情』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