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思兼 | 23rd Oct 2011 | 歌舞.電影 | (825 Reads)

Picture
少數電影我不能很有信心地評論,因為打從中段,眼球就離開不了屏幕。我甚至覺得自己評論不到這套戲。這套戲,平淡得很,不煽情,太膠,但正正是這種荒誕的結局,你就發覺自己的青春已經離開,當所有東西,自己想要的只是維持自己的安全感,正如一個瘋狂科學家想要去預報世界末日,我們漸漸不容許自己的人生出岔子,不容許冒險。

看著他,用格格不入的自己代入柯景藤——他的性格特質,我一樣都沒有,我也學不來。當我們將所有不幸歸咎命運,只是因為自己不肯接受自己的不完美。謊言,原來說得這麼美麗。

 

那些年,我幹過甚麼?

那些年,我忘記了;但只是忘不了惘然若失。

 

那些年,原來都缺席了。

故事在說高中的時候,原來我都已經錯失了高中。找不到回憶成為這故事對我來說第一關的悲傷。跟誰約定了甚麼?說到大學的時候,請對方吃一個月的飯,結果呢?都Year 2了,都幾歲了?讀高中的時候,沒有這種浪漫到死的兩小無猜,只有風暴前的寂靜。

《那些年》最吸引的是,我們不需要真的經歷過甚麼。只要你有過曾經霧水而沒有搞清楚的感情,藏留心中,看著這幅描繪得過度唯美的實景畫,你會重新走過類似的情感,像幻又像真,有如當日仰望學姐風華的小男孩,實際上人生裡面沒有這些緬懷的部分,這幅畫最美麗的是,每個人都曾經有過一個不存在的沈佳宜的想像,真正令人傷心的是,我們對於找沈佳宜(Ms.Right)的信心越來越少。到了冬天要過聖誕節了,攜眷出席的派對中的那個,應該不是沈佳宜吧。

說白了,離開戲院了,哭完了,每一個人的沈佳宜——那個綁馬尾的沈佳宜也隨著婚嫁把僅有的想像一槍打破,乾淨利落。

然而真正缺席的不僅僅是沈佳宜,還有自己。台灣921大地震,柯景藤混亂的校園址漫無目的地四處奔跑,只是因為想問候沈佳宜是否安好。這一幕,思兼認為是整話的第一個高潮位,整幕在喧鬧中,兩個人因為得知對方安好而內心變得寧靜,感動。全劇最強張力的就是這一幕,所有世界的荒謬,錯失都在這一幕呈現,然而大家縱然知道誤會不這麼的大,但同一個天空下,兩個人都沒有踏多半步的勇氣,平行時空不再別的空間,平行時空就在半步之遙,你相信嗎?調侃之中,關心之中帶著不合適的內容,用著不合適的身份說著曖昧的話,朋友以上戀人未滿,如冰凝般把愛停在櫻花飄落的一剎那。不熟悉,所以踏不過;不熟悉,所以不敢踏過。心裡面的打氣敵不過區區的恐懼,皆因恐懼心愛的不再心愛我,所以寧願不說穿愛的真相,把愛放在孔明燈,飄到空中,燃盡,消失。

 

那些年,只是中七教科書的最後一頁。

青春,在蓋上教科書的那刻就開始慢慢褪色。大學是一個把你轉換成一個成熟的成年人的地方——令你習慣人來人往,令你覺得一切承諾都只是客氣寒暄,令你明白道不同真的不能相為謀。青春是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無意義:讀書沒有意義,9 fing(漫無目的地四處走)沒有意義,唯一的意義是構成青春的人物。劇本裡面演著甚麼不要緊,最重要的是誰正在演著劇本。

《那些年》告訴我們最殘酷的是,當我們不是共同面對困難,我們的關係就會如鬆軟的泥土慢慢流失。學校原來是愛情最佳的水土,我們當時埋怨,流汗,甚至不堪地在班上打手槍,但都是毫無目的、機心的。沈佳宜在班上跟同學一起公民抗命抵抗強權,後來你會明白:社會不會有這樣的天真聚合體,正正是天真幼稚才會有這樣『瘋狂』的、『不合理』的舉動。直至柯景藤如同瘋狂地吻向新郎哥,故事彷如停住了一樣,即使後來柯景藤有沒有吻到沈佳宜,那一吻的轉移——愛情轉移,作為在成年的人生中為瘋狂的畢業教科書裡面劃上一個必要的句號。

 

那些年,那個人——沈佳宜

Picture
不能不說的是這套台劇卻拍起來有點日風,尤其是選角方面,女主角的氣質跟長澤正美有夠像的。

直至思兼走出Megabox的UA,看著那條留言彩虹,寫著『佩琪:我知道錯了,我仍然是永遠愛你的,請你原諒我。』這句話成為了這齣戲最扭曲的終結。我今年二十一歲有餘,八年前我中一,對著你曾經的名字說愛你,荒謬得來竟然是作為從《那些年》裡面最好的解脫。高貴大方的沈佳宜已經消失,綁著長馬尾的沈佳宜也已經消失,彷如我是一個精神分裂者一樣記著沒有所指(Signified)的符號。能指(Signifier)從此無邊搜索,直到馬尾在生命氾濫,星野琉璃是雙馬尾的,而『思兼』是守護的電腦。一心一意地守護著,守護著那個沒有所指的死屍,然後不停地以馬尾賜予他短暫的生命,短暫的安穩。這有如拉康的現代童話,遙遠指涉著沈佳宜,沈佳宜是這個世界的所有,皆因她無邊地印證著所有夢想。一切還是愛嗎?我大概能夠清楚地說——這不能是愛,這大概是對馬尾的惘然若失。『愛』只不過是另一個沒有所指的符號而已。『這世界點點滴滴全部都是你。』這話,可能沒有說錯——無處不在的是忘記了內容的空洞。如果沒有平行時空,我的世界大概就是一種含蓄的隔世輪迴吧。

 

我這刻緊緊抱著的,是暖蛋——不是妳。

我這刻牢牢記住的,是影子——不是妳。

然而你不在。 

 

『多感激心會跳,記掛你可謂無聊,戲票總會如玩票。』 

『即使跌低也都無謂高調,但求三餐不缺少,都幾歲了?不需要照料。』 

這個世界,九把刀只有一個——能站在世界的中心大叫我愛你。

其他的,都不過是在房間用眼淚表達的痴男怨女。

包括我。

 

編按:能指意思是那個語言符號——例如上述的就是『沈佳宜』這個名字本身,但所指即是指他象徵的那個概念——『沈佳宜』這個名字不單單在說九把刀所愛的女人『沈佳宜』,還有無邊無際無限個的『沈佳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