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思兼 | 18th Oct 2011 | 文學創作 | (244 Reads)

故事發生在一個不知道甚麼地方舉辦的講座,這個講座其實不太關我的事,我也不太懂他在說甚麼,說到底今天我是陪別人來的。梵音多麼導人向善,對我來講也不過聾人聽曲。

不巧的是會場的二連席已經坐滿,只有兩個單獨的空位。結果我跟我的朋友就分開了坐,他想一心一意地聽,自然是坐得靠近中間的位置,而我就一個人坐到最旁邊的位置上,打算不被發現地魂游太虛。

坐在旁邊的是年紀相若的女生,她坐在我右邊,梳著右分界。未脫稚氣的常態表情應該是比我年輕一兩年的女孩子。而右分界意味著她的左邊臉龐是無人之境,從我的角度看過去,她認真地聽著講座,我從她側面看過去,再經由她眼鏡所引導出來的視界絕對是一種竊玉偷香的行為。她眉毛有點稀疏,但無損她右眼(而因為我視界也只能夠看到右眼)那丹鳳眼最調皮的上揚外眼角,既像挑釁又像挑逗。她臉型有點『包』,但卻因為這全側面的角度,有點點過度蒼白的臉卻看起來有點嬰兒胖,很想捏一捏。

十分鐘過去,我跟她的距離還是很遠,因此她完全留意不到一個她的迷正在窺看著她。專心地聽著我聽不懂的講座的她總有點深邃,有點神秘,有點不可觸摸的感覺。你有聽過哲學課嗎?哲學就是這樣,你越聽不明白就越是引人入勝,想入非非。她跟哲學一樣——正因為我不懂,所以才更加有想像空間。偶然她會重新低頭摘錄重點,而她總會在這個時候嫵媚地眨眼,一眨就是兩下,以開——合——開——合——開的節奏被訓練著。而右邊的髮蔭就會如屏障一樣垂下剛好礙著右邊而來的視線,當她重新抬起頭望向講師,頭髮就會順勢貼回右邊臉龐,我看來就像是從後台看一個猶抱琵琶半遮面的妙齡女生,偷窺感強得有如犯罪。

在她的筆記本上面,有一條意外墮下凡間的黑色羽毛。隨著她不為意,我肆意地把『她』奪過來。很奇怪地,我把這條羽毛沿著自己左手的四隻手指開始繞圈,而我明白的:男孩子如我,尤其是真的有點兒『毒』的男生,對著無數的東西,總有著超越性的想像。『長、直的黑髮代表斯文高貴』是一個永恆的迷思。頭髮有多長,幻想就有多誇張。我懷疑如果這條頭髮能夠在我以四隻手指密合的線圈卷上十圈的話,我的意識就會立即短路燒熔。然而即使這女孩的頭髮只夠繞三圈,但觸感卻不是一般的頭髮。意外地她的髮質非常好,在繞的過程中,頭髮沒有一絲乾枯的感覺,反倒有點滑動,不知道是手指縫因為緊張、還是本身就有著這種誘人的觸感。

從線圈裡把線向回繞,然後把這線沿著自己的食指開始慢慢地繞。有別於之前的繞動,繞住食指的我很明顯地有攻擊性:我把每一圈都勒得緊緊的,把食指從根部以螺旋上升的方法捆綁,看到『他』被勒得緊緊的,反倒有一種僭越的快感。這種彷如密教入教儀式的感覺,是同樣的哲學感。透過勒緊後從捆綁線之中逼迫出來的、彷如正在叫喊的手指節肌肉,這儀式是一種投射不存在的痛苦的方法。在直射的燈光下,這種微妙的壓迫感增強了那種從空間之中抽離的感覺,我有如一個在舞台射燈下被凝視裸體的人。頭髮勒緊部分以上的所有部分無不在一個充血狀態,丹紅色尖端展現著生命最異色的光芒。

而我對著這種親熱的狂喜竟不能自已。嘗試從頭髮的一端開始拉,把繃緊的頭髮進一步勒緊『他』,線圈越勒得緊,生命的色彩就更形突出,血紅的誘惑在吸引嗜血的人類。

『嘣~』突然頭髮斷開兩段。勒緊了的生命氣色消失了,幻想在這刻猶如經歷史上最迅速的退潮。斷開了的頭髮縱使仍然是多麼的油潤。這刻,斷了就是斷了。結他的弦線猛地回彈,演奏如暴風雨一樣紛亂的曲的瞬間,卻沒有考慮過世間的人只喜歡八號風球的自由,卻不愛狂風暴雨的愛護。

 

—— 這是一份精神病患者的手稿

在一個甚麼聲音都沒有的年代,不會再有人聽到警鐘的聲音,大家都不過在塞住自己的耳朵過活。正如我在這個故事的最後,我目睹著『他』上吊了,然而卻未能死去,我妒忌,所以我令他重新充血然後把他和她徹底毀滅,我跟他是本為一體,但他背叛了我,他只是貪戀佔有,然而他不明白:世界上最美麗、最長久的愛沿自自己死去,或者對方死去,或者雙方同時死去。誰愛得自己更多,誰就能生存到最後一刻。

—— 而毀滅幻想的方法,應該是毀滅幻想的人,而非毀滅帶來幻想的人。否則,那個沒有了頭髮的孤兒只會生不如死。

得到了甚麼都是空虛的,因為都是不長久的,你能保證永遠愛我嗎?

—— 而取代永遠的方法,就是由自己製造的愛。

正正因為期望愛是恆久,自己卻都不能保證自己的愛是永久,那麼蜃樓只是一種自我保護。

—— 說到底,因為溫柔而受傷。

然而世間上面演戲的我們只能夠演鐵漢柔情,我可以演一份懦弱的愛的戲碼嗎?

—— 不能的話,貪戀頭髮也應該不算罪過吧。

 

他撫摸著她的秀髮,在步入中陰身之前,他履行了他的愛:被她擁抱。以寒冷交換寒冷,以這生命的結晶挑戰生命的限制。髮香如迷藥一樣,在昏睡之中繼續愛下去,吻下去,相信下去。透過跟頭髮的接觸,把自己強行反鎖到她的頭髮的餘溫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