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思兼 | 17th Sep 2011 | 動畫倉庫番 | (312 Reads)

首先要利申,思兼偏好一些小品作品,不是說大作品不好看。事實上大作一般很好看,看得我目不暇給,像廣大的荷里活片一樣。星球大戰,槍林彈雨,大義私利一切都非常精彩,只是思兼沒有太多的代入感而已。They are simply too big for me.

うさぎドロップ(下稱白兔糖)其實是一套新瓶舊酒,如果大吉是凜的爸爸的話,整幕戲就可以直接扔去倉存。因為這個正名的過程正正是抹殺了這套夏番希望探討的點:『爸爸』的名與實

 

『大吉不是凜的爸爸』驟耳聽來是一個很奇怪的設定,故事上面也多次提到這種落差所會帶來的社會影響。然而以小孩角度去演繹這件事的話,爺爺就是爸爸,你這大吉永遠都不是『爸爸』,大吉就是大吉。大人用一個『取代』的方式希望佔有某個位置,小孩卻用一種『並列』的位置共置兩份本無衝突的關愛之情。事實上,大吉對凜的關愛之情,更因為沒有了『爸爸』這個義務論的名分而顯得更加純粹,更加真摯。而在敘事方法來說,不敘述『爸爸』這種存在,可以避免了讀者過多地投射了自己對父親的期望和落差去大吉身上,而阻礙了對『爸爸』應有實質的探索。 

 

沒有肥皂劇式的亂入情節也值得一讚,雖然二谷小姐的出現差點令到故事偏離方向,兩個人之間有點兒相依為命的感覺。然而始終把焦點放回『家庭凝聚世界』的基本中心思想。無論是一開始給大吉提示的職員,到後來的二谷小姐(未亡人這個屬性更加是突出了這種『凝聚世界』的特質,因為單親家庭一般是被塑造成一種『破碎』的、『不健全』的家庭形象。而這種『家庭凝聚世界』是指以家庭作為一塊拼圖凝聚世界,即使『破碎』仍然不是不幸或是劣質的家庭,而只是廣大社會拼圖的不同形狀。),以至最後一集的家長們,都是一種凝聚的力量。而互相充當對方家庭的『親戚』的概念,有點類似馬克思主義破除『家庭』這種規制的說法(馬克思說的是『公妻』概念,當然就沒有那麼Radical了)。這個概念遙遙呼應著上點的輕名重實的理想親情。

 

這套新番不能說沒有缺陷,一般是來自從大吉視點對凜的感受的過多演繹,從大人看小孩的視點雖然很容易理順凜那種沒有來由的不安和其後的轉變。但小弟會寧願看到多一點短幀片段插入去代替大吉的主動演繹。簡單來說就是,大吉的演繹太純熟了,看起來不像一個手忙腳亂的人,反而更加是一個心理學家。

 

但這個敘事上的權宜之計沒有扣掉很多分數,整套動畫細膩地描寫一個『爸爸』如何愛護自己的『女兒』。女兒是否借來只是涉及一種情感依附的難離難捨,而非一種強調骨肉血親的生物性遺傳關係。所以通篇沒有花太多的筆墨去批判甚麼,反而用一個對照的方法,以凜的母親去突出了現代人的截然不同的兩個典型:為兒女 vs. 為前程。那刻凜的母親的眼淚只是曾經滄海難為水,失掉不是一種後悔,而是一種選擇。當然這當中是否有責任就沒有深入討論,但這種進路何嘗不是令更多有關家庭的問題得到解決的方法?

整體而言,這套思兼會給A-,A Range是看上了描寫的細膩,這種獨特關係背後所蘊含的社會意義都值得大家深思。

留言(0) | 引用(0) | 話題(動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