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思兼 | 9th Sep 2011 | 隨想隨感 | (272 Reads)

思兼今天趕著去開會。穿著西裝,走在三十多度的街上,一會兒就會融雪,汗流滿面。即使等一等巴士大概也不太差吧。

雖然炎熱下等車是折磨,但都總比徒步下山更好。思兼嘗試無視烈日,忘我地聽音樂。旁邊有一位傷殘人士在等車,輪椅上面坐著一位老婆婆,由一位南亞傭工推著。

小巴很多,車來車往,卻沒有一輛是向著思兼想去的地方的。突然有一架奇形怪狀的的士出現了。我說的奇怪,指的不是大小,而是車種。一般最常見到的紅的都是豐田皇冠,而這一輛的感覺卻是短版的七人旅行車,明顯高身很多,感覺是樸素多於豪華。浸會大學道在那個時候特別窄,因為一眾校巴、保姆車都會停在那裡。而這架畸形的士正正停在路中間,打開車尾門,放下斜板,像巴士一樣把整輛車的高度調低。

 

而旁邊的女傭也很迅速地把輪椅推到車後,女傭和司機嘗試盡量把這個行動加快,然而後來車輛已經開始慢慢增多。排頭位的貨運用白色麵包車(Hi-Ace)爭先響起長號,驅逐這群擋路人,而後面就偶發增援,間歇可以聽到重疊的燥音。『噗……』 此起彼落,彷如交響樂,多聲部大合唱,把整條浸會大學道都鬧得沸沸揚揚。沸沸揚揚的聲音之下,他們繼續加速,但彷彿越加速就越慢,應該扣在婆婆輪椅上的鐵扣怎樣都扣不好。扣了一次,兩次,三次,伴隨著背後的追兵的號角。當扣好的一刻,婆婆被慌忙推上車,半分鐘之後,這奇怪的的士載著『奇怪』的乘客走了。還在臨別依依的時候被送上了敵軍勝利的號角。

 

那刻,遠去的不僅僅是車輛,還有很深層的,例如包容和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