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思兼 | 1st Aug 2011 | 亦思亦評 | (369 Reads)

樓梯不一定有燈,路不一定可以光明。但當大多數人都走在有燈的樓梯下,光明的道路中,就會慢慢以為世界上只有一樣的道路,全都是在太陽底下的光明兒女。

 

晨早才剛十一時,週日大家習慣應該起得晚。而這時,兩位女性就已經站在街頭,濃艷的脂粉,用粉底擦得亮到反光的臉,其中一位衣服上那蕾絲的圓領後滑下是突兀的『Love』繡字。思兼的目標是眼前這幢唐樓,很理所當然地穿過兩位女性,進入到這幢樓宇之中。

 

外面的日光普照,裡面卻封密的完全不透光。在曲尺形的樓梯上行走也只能勉強看到梯級。需要用電筒照明的大廈並不是很多,一來不是陰天或夜晚,只要有一般的採光度就可以看清楚梯級;二來這裡也不算非常舊城區,採光建築物的阻擋不算太多。可是,這裡只有有門的地方通常都有粉紅粉藍的霓虹燈,而其他地方都沒有燈光,其意思非常明確。這燈除了是完成一些不太需要,也不太想互相看到對方的交易,也大概是這班無家可歸的異鄉人的回家路燈。她們的世界大概只有這麼一間房間,一間照不到光,不敢見光的房間。我們這些操不同語言、住不同地方、身處不同文化圈的人猶如外族一樣闖入禁區。她們像被拔光了刺的刺猬,被社會的文化剝削得沒有反抗能力。連人口普查到訪提示卡都讀不懂的她們,害怕警察突然放蛇的她們,曾經被騙徒以『消毒電話』為名被騙數千元的她們,對著警員的『試鐘』也不能自辯的她們,對著門外的統計員也只好表現一種卑微的虛張聲勢。政府無論哪一部分對他們來說都是惡意的,因為她們並不懂程序,並不懂手續,她們只是在求生,沒有打算依賴任何人,打擾任何人。任何超出她們認知範圍的都是潛在敵人,對於她們,世界是黑暗的,敵人特別多。

 

直至戒心放下,她們訴說心事;她們太誠實,誠實到一個地步不能在這個社會生存,她們之中太多故事要說,有關她們,我們心裡面大概只有一個標準的道德批判故事——『雞』,她們『不值得』被任何刊物所記載,她們在任何時間都被刻意遺忘。她們拼命要示意他們是好人,只是因為希望這次探訪之後,她們還未被社會的良心所棄,並未被社會的好心人所忘。突然某君打開大門,呆望著我們這些入侵者,思兼一語難解心結。幸得好人解圍,才在所謂『險地』如履平地。一天又再開始,她們跟我們一樣上班。

 

步下樓梯,身邊的統計員根據著那個故事藍本在評論著。我默而無語,因為我明白我這刻不可能改變她的想法。這是意識形態,不是單單道理兩字能夠破除的迷思。我能做的,只是以無聲、務虛表示不認同。即使在太陽底下仍然有影,唯有我們一人一把電筒從四方八面射出光線,形成一支無影的燈,照亮這座黑暗的大廈裡面的每一戶人家。

 

直至重新回到陽光之下,我對兩位還在站著的女性點了個頭。我給不了她們什麼,除了對世界每一個人應有的尊重。十幾分鐘後,那位女生問我,『點解你咁好禮貌既?』


[1]

以, 看來做調查員, 還是有點得着. 特別喜歡第一段. 大部份人, 都對一切覺得理所當然, 從來不真心考究. 但, 這是群居的第一規條, 就是合作, 你要是少數, 就遭到排斥.

記得小時候住在鄉村裏, 沒有街燈, 但一直都很太平, 也不覺得需要街燈. 後來, 有了街燈, 覺得很好. 習慣了後, 街燈偶爾不亮, 就不高興, 幾乎要去投訴. 人, 就是這樣.

嚴明
[引用] | 作者 嚴明 | 1st Aug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


香港人的耐性越來越少,何嘗不是走慣了那條充滿光明,被監控當作被保護的路,一時迷失的不安所造成的遷怒?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思兼 | 4th Aug 2011

[2]

安安!!


[引用] | 作者 天堂123私服 | 15th Feb 2015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