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思兼 | 3rd Jul 2011 | 動畫倉庫番 | (530 Reads)


思兼又怎會料到兩大期待番組一同歸西呢(嘆氣)。

最靠杯的是死狀相同。這難道就是冥冥中有主宰嗎? 

考究部分:


Scorched Earth,焦土作戰。讀西史的網友應該知道,當時前蘇聯就是用這個方法令納粹德軍未能吞掉其全部國土。因為當時德軍越國作戰,補給線太長,所以一直是運用『以戰養戰』的方法去保持攻勢。但後來蘇聯採用焦土作戰之後,德軍既不能長驅直進,後面企圖越過英倫海峽又失利,大挫士氣。

而在商戰之中,焦土作戰可以分為兩個意思。第一個意思是對於潛在市場入侵者提早進行割喉減價戰,而令入侵者因為在成本上無法對抗而退。第二個意思是把自己當作焦土:就是當某公司正在收購自己資產的時候,大量向第三者出售資產,甚至破壞自己的核心企業以達到擊退競爭者的效果。

憑著三國出這招的召喚順序,我可以肯定如果公磨沒有惡性通膨這招奇襲的話,真朱輸只是時間的問題。Micro > Mezzo > Macro Flation > Economic Blockade(比起真朱的超必殺技的Micro > Mezzo > Micro Flation > Overheated Economy)。首先她用的是大型經濟魔法,這沒有一定程度的資本是做不到的。然後經濟封鎖是一個兩敗的魔法,你封鎖別人的經濟,阻斷所有自己對該國的出口,意圖令該國國家停頓。這招的成本是先要自己虧本去令別人虧本,簡單來講是鬥長命。這個同樣地,是打銀彈戰。

 

如今想起,這裡有著一定程度的匠心獨運,『自損』(Cannibalisation)和『經濟封鎖』(Economic Blockade)都是自毀損人的獨門魔法,這應該可以反映到Q這資產的性格。正如真朱的『過熱經濟』(Overheated Economy)和『焦土戰法』(Scorched Earth)兩招都與火有關,而且都是背水一戰的大技,也可以反映到真朱的性格。 

 


11話短評:

 


這是致敬右手哥打一方通行嗎?


當所有通貨消失,市場理論上的確已經不會運作。或者開始『以物易物』的操作,那這對用Midas Money的金融街確是等於滅亡。


在經濟學的假設上,只要有市場,未來跟現在是可以互換的。



靠杯!!!!!!為什麼沒有正面描寫?為什麼要裝有情調?(瘋狂……)



御都合不要緊,最致命的是把作者的來意說白了。

 

拜託,真的不要節省這些錢,應該分開兩話說的文武戲不要混在一起。

首先如果文戲很多的武戲絕不應採用鏡頭遊轉的方式,視覺上的負擔已經很重,還必須處理一大堆對白的時候,這些對白的重要性很容易被忽略。但其實這話前半段要表現的東西已經足夠清楚,但這時候看來卻像是一大堆熱血喊叫,理想爆發的戲碼。

而且在這個結局裡面,思兼認為作者不應該表現立場。一味表達未來有多麼光明同樣是一場欺詐。三國跟公磨說的話其實各有道理,而且是人類如果擁有可以改變過去的能力(雖然看上去好像是改變現在,其實乃是改變過去,因為金融街的作用是創造另一個現在。而根據三國的講法是把過去複制。),人類必先有希望改變過去,因為過去是已知壞,未來是未知好壞,基於風險,所以在可投資點上面必然選擇過去。(撇除了宿命論角度的說法,即無論怎樣都會死。)感性上,過去是已知痛苦,未來是也是未知,其實也會選擇過去。對於最短時間的未來都保不住的人,放眼未來希望無疑是脫褲子放屁。三國對Q的態度與對貴子的態度無疑是一種對過去的迷戀。

而思兼最不滿的是,作者把信念當作事實的敘述法。每個人都想世界變得更美好,只是每個人都想自己的世界變得更美好。自己的世界包含的人可以只有自己,可以包含整個社會,不一而足。『任何東西都有它存在的意義……並引領人類到一個好的方向。』這只能夠算是信念,與事實無關。

金融街的存在是因為有未來。既然有未來,為什麼這刻要為未來努力,而不可以從未來預支幸福呢?在C的世界中,這大概也是一個信念,而非必然。 

 


(由於總評不太長的關係就併入終回評了。)

 

雖然思兼這季寫的不過是區區兩套新番,不過C無疑是這季其中一套足夠引發思考的動畫。思兼在這套播到中段的時候,一度在比較的過程中把這套跟新世紀福音戰士拉上關係,縱然這套設定比起EVA而言還是有欠嚴謹,但以泡沫年代的動畫而言,有考究價值的動畫已經少之又少。

 

錢是權力(Power)的體現:名、利、權(Exclusive rights / Privileges)、勢四大支柱互為因果,互相補足。在缺乏監管的情況下,手握權力的人很少會覺得自己有義務為世界做更多的東西。三國壯一郎與余賀公磨無疑都是最後手握權力的人,然而這個故事最敗筆之處是對於這種對立關係的輕率處理。思兼難以想像及理解,自私如果利他為何有錯,三國壯一郎在終回被公磨一句自私地為自己判了死刑,而最後三國壯一郎竟然也接受。有一個很現實主義的說法:世界上唯一存在的歷史和正義只是已發生的東西。這相當於鄧小平曾引用的《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的說法,然而對於文學作品來說,已經有了兩邊的視角,卻要觀者接受一套現實中不太有機會存在的光明事實,這是對於觀眾來說是最大的侮辱。 

 

現在與未來是一條不會斷開的連續時間段,沒有了現在與沒有了未來任何一個都會令世界滅亡,這是設定上永遠說不通的死結。極端來說,沒有未來也是未來的一種,所以並不存在客觀更適當的未來,只有更符合人的心意的未來。或者這麼說吧,這套動畫過於背離因果律了,理應的報應不發生。硬要把三國壯一郎的現在觀貶低實在不實際。適當的狗血才是王道。 

Picture
Q也是作為三國壯一郎的設定上最點題的存在。Q是貴子,也就是他的妹妹。Q是他的資產,是他的未來的象徵。那應該怎樣解釋三國壯一郎的人生?三國壯一郎的人生早在他妹妹離開的同時就消失,Q延續的是他的現在,他延續的也是Q的現在,應該說三國壯一郎與金融街乃是共存亡的存在。透過保住金融街保住Q,透過保住Q去保護自己的未來/現在。這種理解進路亦未嘗不可。保護不存在之物若然是執著的話,保護不存在的未來也同樣是執著。這也是思兼認為C這套動畫要表現出的其中一個關鍵看點,也是阻止這套衝擊神作的最大障礙。

 

若以這種理解方法的話,其實C的設定嚴謹,實在值得一讚。只不過在玩弄時間的概念上面很難說清楚永遠相對的兩個Concept:未來/現在。光是什麼作為分界線已經是一條哲學議題。思兼從不期望一套動畫能夠觸及到這麼深入的探討,也沒有必要這麼嚴肅。但再說是未來被象徵出來的時候,跟自己的未來談戀愛,思兼實在難以理解,或者簡單來說,三國保護的是一個過去的人,那麼公磨呢?

 

因此對於這套新番的評分,思兼主張以B+起評,如果沒有最後一話不斷地很傻很天真地訴說立場之外,其實應該可以進入A Range。但是最後看到美金變成流通貨幣的時候,思兼不明白美金能夠為日本帶來什麼,但忘本是不行的,廣場協議令日元升值接近一倍,才令依賴出口的日本淪為經濟泡沫的犧牲品。如今我看到日本用美金,一來不順眼,二來作者似乎沒有考慮到使用共同貨幣的時候,兩國地區經濟不一致的時候所做成的綁手綁腳的問題(因為自己無法透過發行貨幣影響息率等主要經濟因素,情形類似聯繫匯率)。為美帝擦靚招牌也無法擦走美賊的罪,這種在設定上的輕率其實不是第一次出現,迴轉的印鈔機也沒有為美金的流通作出最後的解釋,所以若結合最後一話看的話,只有B

留言(0) | 引用(0) | 話題(動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