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思兼 | 16th Mar 2011 | 隨想隨感 | (179 Reads)

這一篇文,其實要問的話:確實難以找一個線索去貫穿這篇文。

只是覺得:既然事到如今,就不如墮落到成為極致。 

 

「傻得我,彼此怎能愛下去?」當楊千嬅的驀然而止的收結不再能夠表達所有,唯有在許志安盪氣迴腸的吐納中,看著那根快要點盡的香煙,灰燼隨著比鬧鐘更煩擾的嘀嗒聲一嘀一嗒地墜落。一切原來有如日出然後日落一樣自然,只是我竟然妄想要連日出日落這條真理都否定。

 

你憑什麼? 

「但如果、但如果說下去」也許傷心、不捨、自私都收在這個掩飾得近乎無暇的皮囊之中:這個皮囊最好是因為每個人都當他是一個奇怪的人:也自然不會對奇怪的人的奇怪行為起什麽疑心。猶如在水面下的殺戮,最多只泛起一抹淡紅,或者在無聲無息中就已經完成了世界的循環。這是循環:而我只是在循環裏面執行循環程序,就此而已。

 

或許這個世界最荒謬的是我總是在等待誰來拯救:然而世界上沒有誰有義務去拯救誰;也沒有誰一定沒有誰不可,一切都只是執著。執著源於渴望擁有,但擁有本身又爲了什麽?可能不過是爲了消滅那種不安,那種靈魂漂流的不安。愛,不過自私。

 

也許這樣最好:在彼此沒有說過任何一句真心話之前,讓一切虛偽地蓋在平靜之中。 

殘忍也不失慈悲,這樣的關係你說多完美? 

 

讓我人生只剩下神,而沒有人。房間裏面只剩下相片,而沒有失望。


[1] 事實是...

離開,不應再打攪愛人 對不對?


[引用] | 作者 | 17th Mar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


Love without possession; is only the excuse acquitting of self-criminalisation.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思兼 | 17th Mar 2011

[2] Re: 思兼
思兼 :

Love without possession; is only the excuse acquitting of self-criminalisation.


傳聞浪漫太快 愛戀都走得快


[引用] | 作者 | 17th Mar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