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思兼 | 17th Feb 2011 | 隨想隨感 | (133 Reads)

  當年初五,香港人就需要上班的時候;當在二月十四日,香港人就已經過了應該過的情人節的時候。思兼頓覺慚愧:為什麼過元宵節(又為中國情人節)彷如過著異地節日?有誰會真的記得元宵佳節?

 

  這種有如發現的新奇令我慚愧:更重要的是,原來對中國人來說,中國人的『圓』的重量是這麼重。

  今天,思兼莊(編委會候選內閣)內的內地同學突然發起了煮湯圓的想法。我很好奇地問:『為什麼要煮湯圓呢?』;她也就很理所當然的回答:『因為今天是元宵佳節啊!』那刻我還是沒有太大的反應:原因是思兼沒有太多過元宵的經驗,其次是因為在思兼對元宵的印象裡面:沒有看花燈猜燈謎這些附庸風雅的活動的話就難言是元宵;所以思兼也沒有太放在心裡。

  然後夜裡在接到母親電話的時候:給她臭罵了一頓自己不在家;心裡除了愧疚以外,還有一點悲涼。心想著:思兼忙得個天昏地暗的時候,卻還是被母親罵個半死的時候,感覺就像最後的支持消失了一樣,靈魂活像被抽離一樣。對於他們對煮湯圓的雀躍,思兼十分的不以為然,也沒有很好的心情去迎接這迎接那的。

  到兩煲湯圓捧出來的時候,把湯圓分成一碗碗。其中一個莊員拿著一部Yashica相機(全手動菲林機)照著這莊相。後來我接過來,然後從觀景器看出去的那一刻,感覺除了窩心以外,還帶著額外的諷刺成分:原來要這象徵古老的相機,才能照出這份古老的溫情嗎?推了一格菲林,小心翼翼地扶著相機,從觀景器中看清楚我每一位朋友的樣子,我想照下最美好的一刻:我開始貪心,我開始徬徨,我開始後退,我開始害怕。他們每個人都有著一種熟悉到盡頭的陌生感。溫情在這一刻之後消失無形的話,這心情將如何傾訴?

  湯圓縱然沒有朱古力那種濃郁得有點過火的甜膩,但那種白色厚皮包著的甜蜜流心;哪個才是愛情應該有的本相?『圓』是一種終極的追求,這不單單蘊含著中國哲學的博大,更重要的是這意味著一個中國人所有的依戀以及追求。這個『圓』盡於這顆小湯圓處:咬開表皮,溫暖從內裡流出,不慌不忙,相敬如賓。

  朱古力猶如熔爐一樣融化兩個人之間的距離,卻留下了兩個人彼此不相容的地方:出現了氣泡,沉澱物。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下年大賣的是湯圓,而非朱古力。

  但畢竟這只是一個古老的誓言,來到今天不過是一個浪漫想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