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思兼 | 28th Jan 2011 | 隨想隨感 | (175 Reads)

今天其實是恒商的畢業禮的日子,還是由特首主禮;這個面子雖然很大,但思兼實在從來沒有打算過回來這個地方,原因是:我離開這個地方,才發覺自己兩年來多麼脫離一個『人』的範疇,最恐怖的是這個宗教宣傳的觀念是一種進步主義的觀念:暗示著如果沒有達到這個要求,你連『生存』的意義都將會自覺失去(因為雖然只是一個只有數百人的地方,但沒有地方更能形成一個宗教。)

 

恒商的畢業禮是什麼?是一個目擊自己影子的異端審判,一個不屬於我的完結,一份我只能夠寄生的光榮。A在崔康常的眼中或許不過是一個象徵自己人工或者是光環的業績。我這些一個都不能貢獻的人:也許在他眼中一些用都沒有。

 

作為一個被標籤的失敗者:能做的就是自我確立,自我相信,以及終極的自我放棄。 

下午六點半,當所有應該離開的人都離開的時候,我這個過去曾經自卑的人步入這座山城之中,它的感覺是多麼熟悉,但與此同時又多麼的鬱悶,令人作嘔。那種氣味是一種無聲的血腥,混雜著填滿那個游泳池十次的眼淚,同時卻又是莘莘學子青春燃燒的味道:當中有人浴火重生成為電視機前的鳳凰;或者最少是某些名牌大學裡面的巔峰人物;但更多的卻是一將功成萬骨枯,在燃燒之中焚為不可名狀,一片焦黑的炭灰。在這個機制中獻出了自己人生最重要的東西:自信的存在價值。

 

來到了圖書館,曾經思兼在奮戰過很久時間的地方,最終慘敗後向日研的8000字垂死掙扎也在這裡進行:如果說試場是對於人類的一個最無情的處決場;圖書館就是一個囚禁著所有精神病患者的自虐集中營。在這裡還過思兼欠上過去自己的最後一本證明書之後,不,我從來沒有欠過過去什麼,我也沒有欠過現在什麼:我是這個樣子,從來沒有夢想中的自己比真實中的自己更像我自己。

 

步過過去的班房,人面全非:老師不在,同學不在,感情不再,溫暖不再;只剩下一個班房作為裝置藝術,很容易複製的記憶,也有很容易消失的記憶。明天醒來,彷彿這丁點的唏噓都會消失淨盡:儘管我在這裡留下的是充滿磨難的兩年;但對於現在的意義比起清風還要輕。 走過了畢業禮,走過了我沒有出席的畢業禮:我已經從這個失敗之中畢業。讓恒商成為過去,成為終結。


[1] 好好放下包袱吧

你所說的失敗和受歧視, 都只是因為在自己極度自卑下聯想出來的...
難道你在恆商的兩年, 除了成績以外, 就沒有其他東西帶走了嗎? 朋友? 老師? 見識? 思想的成長?
不是他們標籤你為失敗者, 而是你自己潛意識裏已經把自己標籤為失敗者,
你說學校用成積分辨成功與失敗是錯的, 那你為何不敢回來面對這班你認為是與你同等地位的同學? 因為在你的心底裡, 已經把自己標籤爲成績差的失敗者...
對不起, 我高考成績也是極差, 考不到自己想進的大學, 但我並不認為我在他們當中是失敗者, 我更加覺得這兩年是過得很有意義, 很值得懷念的.
所以我回校參加畢業禮, 我覺得我是其中一個成功的恆商學生.
成績差並不是失敗的因由, 自卑才是令人看不起的原因.
好好放下包袱吧!


[引用] | 作者 你的一個同學 | 30th Jan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


不如這麼說,我絕對承認在恒商裡面得到的並不只是朋友,還有這兩年來的不斷失敗和不斷欣賞。我並不否認這一點:但這些東西,在我離開的一刻已經放下了,我發覺的是我帶不走,我帶不走自己的失敗。

你大可以說我潛意識標籤為失敗者,我的確有這樣的傾向:但這是因為這裡只有一個機制,我在這個機制裡面確實是失敗者。(你讀過Econ的應該知道這個Discriminative Competition的特點。)我質疑的只是:有沒有別的機制判斷勝利。(或者就是你說的那個。)

但當我學會這個的時候,這並不是恒商內部所認可的制度。當我在恆商的時候,請告訴我我有否其他價值?我畢業並不在恒商這個地方,而是在我自己的心中。

你可以說我逃避,但不過是我懶理。這是一首敗者自欺欺人的哀歌:但同時也是質疑恆商/甚至是考試制度剝奪人性的控訴。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思兼 | 30th Jan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