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思兼 | 25th Jan 2011 | 站務公告 | (239 Reads)

其實不只一次有女讀者(其實是自己的朋友)向思兼投訴:你的Blog的Banner很意淫,或者很暴露什麼的。首先思兼從來沒有覺得自己的博的Banner圖很意淫,或是很意識不良什麼的。例如舊Blog的Banner是ToHeart 2 AD的シルファ,把自己當作禮物送贈的一幕其實是一個很震撼的場景,甚至乎是一種很唯美的愛情:連把自己物化都在所不惜。雖然思兼也明白大部分讀者其實都可能不知道背後的故事。再拿最近的とがめ圖來說,重點在於纏繞而非裸體;但大家似乎都對這個的反應很大。

 

但今次應該沒有這個問題了。我想這個最少也會用上三個月。 

Far east nightbird,直譯即為遠東夜鳥。這是JUBEAT knit裡面的其中一首的第二Boss歌(10級708格)。但是其音樂特色並不是我改這個名字的原因:這曲的感覺比較奇怪,還有整體的感覺比較上正面。我用這個名的原因乃是:其中文譯法的意思遠比本身只能作形容詞用的『Far east』變成可以是動詞加助詞或是名詞的組合為妙。

 

遠東,有著遠去東方之意,同時也是地理上的遠東(即中國日本韓國這些國家,而當中當然最東的是日本還有西伯利亞這些地方了。);思兼身在香港,生在中國,從西方角度看我是個『遠東人』。 夜鳥就當然是指思兼的夜行習性了,而鳥則是思兼的狀態:極端自由卻如這遠東夜鳥一樣找不到安全感而無法停靠,只能夠不斷地飛。

 

遠東夜鳥,思兼無聊時候就會想一些小故事容納這只飛鳥:遠東者即本身在西方之國,夜鳥飛翔必為紛爭所累而四處出走。遠東夜鳥某天晚上從西方某處出發(因逼不得已的原因離開家鄉),不斷地向東飛,然後到達遠東這裡已經沒有人認識自己;包括自己。只記得自己的家鄉不在此處,而不知回家路在何方。

 

這像最近思兼的生活很像:越來越忙的生活把人際關係都要趕到一邊:無論朋友,家人都不約而同開始覺得思兼陌生/或者常不在家;但對於追夢中的思兼來說,猶如那隻不斷想要離開家鄉戰禍的遠東夜鳥,越飛越遠,已經不能回頭;回頭也已經是別的地方。 

 

遠東夜鳥,這四個字是思兼的寫照。 


[1]

意淫不好嗎?w

Louis
[引用] | 作者 Louis | 25th Jan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



沒有好與不好;只有喜歡不喜歡而已w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思兼 | 26th Jan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