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思兼 | 5th Jan 2011 | 動畫倉庫番 | (272 Reads)

イヴの時間是思兼這些年來最喜歡的動畫之一,上年度把原作六個長15分鐘的小故事串成一條105分鐘的動畫OVA,這動畫最有趣的就是提出了數個非常具爭議性的機械人倫理問題:例如說,當人類與機械人之間是外觀上完全不可分辨的時候,究竟人會否被取代?機械人與人類完全共融的可能性?而這劇場版提出的更加值得討論的問題是:當如果機械人的感情是具有更加高智能,例如說是擁有人性的話(脫離機械人三原則),會有什麼不同? 

第一個故事是アキコ,她提出了人和機械人誰是主體的觀念。她是機械人但想理解人類的思維方式:換句話說從來都是機械人學人類,而非人類學機械人。而帶出了一個主客體問題:人之所以害怕機械人,要強調把機械人當作機械人是因為主觀認為:『人像機械人』,機械人在這句中還有一個被扮演而獨特的角色;因為彼此不可以區分,所以自己怕被取代。但是機械人卻從來沒有想過要取代機械人,他們想的是:『機械人像人』,這種認知中,不變的而獨特的是人類本身。這一種對機械人或者非我族類的戒心是源自於人心底的不信任,以及那種從貧乏的自信裡面而來的自我保護意識。而因此把對方妖魔化變成假想敵,而機械人卻是從來沒有這個打算。簡單來說不過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第二個故事リナ與コージ的愛情故事。雙方都不知道對方是個機械人,而由衷地愛上了對方。這個故事某程度上突出了機械人本身有的身份矛盾:他們本身是個有思想的個體,但與此同時也是人類工具性的附屬品。在他們關係中的“第三者”乃是コージ的主人,他身為主人的機械人需要依從三原則去滿足他主人的所有要求。而本心卻是想リナ在一起,卻又知道自己被逼不忠的兩難局面。此外,這個故事還說出了機械人本身不是罪的載體,而罪在用者的態度的問題,但是當你把事情拉回去倫理會的態度的時候,就會明白這班人本身的荒謬的地方:因為你潛意識先把所有機械人定罪,還有所有跟機械人親密的人都定罪;而你日常所做的調查就會變成一個去證罪的行為,還會在過程中刻意地無視一部分的資訊:這其實是大部分教條主義者或者是激進派的做法(我最有印象的是Gundam Seed裡面的藍波斯菊)。

但這裡比較好笑的一點是:コージ透過リナ去認識人類,而本身リナ並不是人類的一點。那什麼是人類?其實到今時今日都沒有一個完全的定義能夠指明“什麼是人類”這一點;因為如果某個人做了十分殘忍的事情,例如碎屍;我們會說他不是“人”。但什麼範疇下他不是人?而什麼範疇下是人?一個人可以有多麼像一個“人”?如果在這角度下,在外觀上コージ像人,在心靈上他像人,我們從什麼角度否定他們不是一個“人”?如果你說是機械的話,那麼將來如果所有東西都可以模仿人的樣子而做,那機械人是否“人”?如果你以人造作為論據的話,那其實嬰兒都是“人造”。那麼為什麼這樣的嬰兒可以是“人”,而另外一個就不是“人”?

他們的戀愛最精彩的是因為兩個人像極了人類的戀愛行為:為了某些原因跟對方在一起,可能是可以言傳的,又或者是不能說出來的。但人類卻又去標籤他們的戀愛不是戀愛:這永遠是個局外人的看事情方法。 

第三段是通篇裡面最令人悲哀的故事:カトラン是一個早期的機械人,卻因為維修費太貴而被主人遺棄,並且被刪除所有的個人資料。雖然這段通篇用カトラン機械性思考去營造笑點,但可惜這些都是為了鋪路給他這個悲劇。結果,思兼更加為這機械人感到痛心:請不要忘掉我的名字。小孩戲言,卻是這機械人堅持逃離追捕到今時今日。就算是內容已經消失,卻把心情記住;這跟人類根本沒有分別。他的這句遺言,這個遺願的簡單和單純,反襯出作為人類的自私以及無情。無心就不能理解音樂,只是區區人類閉鎖在自己空間的自欺之言。 

第四段是最單純的故事,作為故事的接續的一段:就是養護機械人,以及所有機械人都其實想盡辦法想要人類幸福:這是作為機械人的核心意志,也是人類給予他們生命的最基本原因;於此他們對於人類乃是感恩戴德的。傷害的無可避免,是因為人類對每句話的演繹都可以不同:可以陰謀論的,可以樂天知命的,可以憤世嫉俗的。但然而這樣,機械人的動機已經是為人類謀幸福這點卻沒有變過。 

第五段是比較悲劇的但卻又無奈的,THX是真崎的管家機械人,而因為父親命令而不能說話,但是真崎在童年其實不明白,卻因此成為了童年創傷,到他明白的時候,那罪魁禍首乃是其父,導致其鬱悶完全無法抒發:因為絕望而不想別人失望。可能這麼多年來都只是為了留在他身邊,才遵守命令。這裡帶出一個願景:沒有溝通就沒有了解,所有東西都只會片面地誤解下去。無論是機械人與人之間,少數族裔與主流民族之間。 如果把話倒轉頭演繹:就是因為沒有溝通,還有大家沒有一個想求和的心,才會有偏見,誤解和爭鬥。 


其實サミィ真係好萌@@ 

第六段則是串連起整個故事的サミィ線;劇場版的サミィ線的戲份重了很多,她作為人類與機械人交流的種子,把イヴの時間傳播到很多不同的地方。內容中很多她與リクオ的信任拉扯,還有那種從屬或平等之間的身份矛盾。在這個故事最精警的位置是サミィ在故事中是跟人類一模一樣,而且會隨著年日的過去而凌駕機械人三原則,而純粹憑良知而更加接近一個“人”。其他的機械人則一般是預先植入人格系統的。與其問機械人會不會取代人;不如先問我們應該如何定義,對待這個社會的新同伴?而且應該這麼說,當人與機械人處於力量上可以分庭抗禮的時候,究竟人類的行為或動機會不會有不同。

思兼不太喜歡西方那種始終把機械人妖魔化的態度,終究覺得無論人和任何有思想的物種都好,大同世界都是一個可以實現的願望。正正因為這個我更加覺得這套イヴの時間更加非推介不可。反而世間有太多人有人皮無人性的人(如陰公男),比起沒有人皮而有人性的人。究竟誰更像人?還有所謂法律本身只是制度,但沒有確保過公平,弱勢總是受到法律的欺壓,如受限於機械人法的他們一樣,究竟如何才能善待他們?這個問題在第一個人工智能被製造出來之前可能就要想好。 

留言(0) | 引用(0) | 話題(動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