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思兼 | 20th Nov 2011 | 隨想隨感 | (241 Reads)

今夜天空晦暗,抬頭無星——想起了前天晚上,跟美彤坐在舊校『全人教育柱』下,坐在雨點飄不到的地方,看著射燈照亮的雨點——從來都只是因為地先濕而後覺天下雨,這種觀雨景是多麼久之前的事了?其實為什麼會有這麼多話要訴說?有關身體的,有關靈魂的,有關語言政策的,有關戀愛的…… 話兒不斷,卻不是交流,只是抱怨。我如雨點,點滴撞擊地面,散開而又重新匯聚,只為徒添痛苦。

 

在瑜伽之中,我沉溺在感覺之中,無意識放縱情慾,放縱自己對自己身體的情慾,然後控制、沉溺、控制、沉溺,直至身體崩潰—— 人大了,總是像沒有事,然而又總是像隨時有事般的,感觸漸弱,思辯漸強。—— 無聲之中回歸,我不再是我。而當我失去了我,就連身體都像不是我的一般,肆意扭曲拉伸,儼如無人的演出。

 

當今日看到了長詩,妳的長詩——Figurative Language——我知道是甚麼,而我忘記了感覺『甚麼』。當所有東西都如銀行倉庫一樣易取,慢慢連想像都失去——Descriptive Language——而當想像都失去,我還剩下甚麼——Definitive Language——我只有一大堆我認不出是誰的非我之物——No Language——其實我是變態的,你可以認同我的變態嗎?——Forbidden Language——其實我只有自私和性慾——Mortal Language——其實你們誰都比我美麗。—— Out of Language

 

In the Language, I finally lose it all. It is not mine; for one possess for secur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