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思兼 | 31st May 2011 | 隨想隨感 | (292 Reads)

從廢墟之中拾起了那本在HKU Info Day專誠拿的HKU Law 的Prospectus,那天為什麼拿這一本書呢?我倒是忘了,不是失憶了,而是時過境遷就無法再記起了。 

揭開裡面,裡面有什麼我大概還記得。畢竟這本是在漫長的A-level裡面支撐著衰弱的精神的其中一支柱,我是一個軟弱的人,總要找很多東西給自己努力的理由,終究是因為自己未開始就覺得自己會失敗。願景總是美麗的令人眼睛都難以睜開,到實際要夢醒的時候才發覺窗外還掛著十號風球。 

HKU-KCL Dual Programme in Law,不就可以到英國讀書了嗎?後來聽回來有一個朋友的朋友,他只是因為讀沙官而不是傳統名校,律師行就嫌棄他不收他做Intern了。我縱有恆商這光環,但能夠掩蓋滿腳的泥土嗎?怒火街頭的鄭嘉穎不過是做戲而已。

看到這書的封底,讀著地址4/F., K.K. Leung Building, Pokfulam Road, Hong Kong,若有所思地抓住這本書向西南方望過去,我好像看到了什麼。但後悔的是一眨眼,我手上握著的不過是其中的一塊頹垣敗瓦,冷不防一割鮮血淌出。

我才驚覺,我還活著。 


思兼 | 30th May 2011 | 動畫倉庫番 | (97 Reads)



這句子隨著對分句的理解最少有兩種理解方法。第一種理解方法是這裡有兩個分句:前後兩句,忘掉、別忘掉是說芽衣子的矛盾心情。還有第二種解讀法是:前後是一句分句,忘掉『別忘掉』(的承諾),那就是要盡快忘記的意思了(這算什麼廢話囧)

單單是這兩個詞就對劇情有無限多的關聯,芽衣子希望別人記得自己,但忘記悲傷。嘛!這個大概是亡靈對於自己家人的共同心願,就像是『遊玩時開心一點,不必掛念我』的獨白吧。

 (閱讀全文)

思兼 | 27th May 2011 | 站務公告 | (182 Reads)
Picture
思兼一週與一週的時間大概隔得太久了吧。(內文點列,不是懶寫,只是懶想) (閱讀全文)

思兼 | 25th May 2011 | 動畫倉庫番 | (89 Reads)



隧道比起山洞,或者是溶洞都有所不同。隧道是兩頭通的,可來可往,是一條人為的通路。山洞卻是天然的,大部分都是要沿路走回去。溶洞(即石灰岩地層被腐蝕之後出現的空洞)更加是沒有入也沒有出的孤墳。

隧道基本上是只要你想走就能見到光明。也許這是用來說明鳴子於雪集,明明出路近在咫尺,卻沒有走出去的勇氣吧。

 (閱讀全文)

思兼 | 20th May 2011 | 站務公告 | (148 Reads)

第二學期在明天劃上句號,原來我已經走過了一年。

聲嘶力竭的哭喊彷彿漸漸變成默片,這是事件變成回憶的必然過程。

 

把自己放在EVP的位置上,感覺上下都不對,但卻又碰巧能夠兼顧上下;好像一直以來思兼的人生都是這個樣子,在尷尬的位置中生存,卻可以從所謂的尷尬之中看到世界的更多。在恆商的時候,在最好的學校呆出個最差的成績,多虧它我看到這個世界最真實的友愛與心計。說沒有怨氣是騙你的,太多『你本來是怎樣』的想像總令人朝三暮四。

但最後,我還是留下了;我連唯一的希望都沒有給予自己,Non-jupas的表下載了沒有印。這是為什麼呢?寄託嗎?不是。歸宿嗎?不是。也許唯一留下的原因,是朋友。

緬甸的同房走了,三人剩二人,不辭而別,在人生之中有很多、太多這樣的情節。我也不知不覺對不知誰做過相應的事:罪孽每天都在積累,你只是坐在那裡都是積累罪孽。死落地獄是理所當然的結果。

直至說出你都要不辭而別的秘密,這個世界的天頂開始坍塌。這是滅世之後的唯一一個倖存的防空洞,外面從來空無一物。謊言編織出來的永恆總是千瘡百孔,捏著一紙虛名,維持著沒有意義的時間跨度。

爭執進退本如探戈,沒有永遠的進路,永遠後面仍有退路,只要肯退這世界就沒有死路。退出謊言遊戲,看著你可愛的臉容,第一次在應該落淚的地方落淚,送別著人生的每一個人。我們不斷地送別著別人,但我們卻還在同一個地方不知道等待著什麼。也許只是不想再惘然若失,不想再若有所思,而選擇活與當下,卻已經是人生最大的奢華。

據說無言是傷感;然而我已經習慣了無言,感傷的水閥請扭緊。但請讓我保有那舒緩水壓的憂鬱,以免滿溢。 


思兼 | 11th May 2011 | 動畫倉庫番 | (118 Reads)


今日剛剛開始看拉康的心理分析書;的確用那些理論的話比較能夠更加有效(還是學院體制而來的說服力?);不過動畫這東西,尤其是打博,應該不用研究到那個地步吧。(苦笑)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