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思兼 | 29th Apr 2011 | 動畫倉庫番 | (140 Reads)



(前言:妹妹叫我要早少少打這一篇的>w<;結果我而家走堂打緊=w=)

驟眼看這一話好像沒有什麼在說,甚至思兼在再截圖之前覺得劇情進得有點快,但其實這一話:也許就說明了朋友的重要性;話不說並不代表生疏,猶如鐵道所說『曾經是木頭、今日是木炭,仍然是一點就會著的。』這個比喻在意境上是零分,但寓意卻拿滿分。

 (閱讀全文)

思兼 | 28th Apr 2011 | 動畫倉庫番 | (193 Reads)
Picture
日常這套動畫是歷來思兼覺得最好笑的笑番之一:其實內容實在沒有太多的亮點,都是一間平凡高校的學生,還有東雲研究所裡面發生的一點一滴。但是要讚的是它的敘述手法。這套鋪張到、戲劇化到有點兒瘋狂的日常劇情,總能夠博得我一笑。 (閱讀全文)

思兼 | 24th Apr 2011 | 動畫倉庫番 | (144 Reads)

看《未聞花名》總有一種莫名的感動,每一集都不同:好像這一集就用上很多人的集體回憶 - 寵物小精靈作為線索貫穿整集。

也許這才代表童年。更悲哀的是,也許我們的童年實在逝去得太快。才對這一隻只是十三年前的遊戲感覺到彷如隔世的空虛感,還有懷緬感:當時或許只是慢慢地等待著打小渡的時候祈求上天賜予一次會心一擊,把近乎無敵的啟暴龍帶有少少僥倖地了結;或者打算用40個普通精靈球妄想把金鳥給拿下;那時候就是那一點點的感動就可以開心上半天,明明知道只是一堆程式隨機數,但這令我們發現:我們的開心曾經也很簡單,我們的夢想曾經也很美麗。不需要建立在現實的限制之下,只需我用小提琴高奏一曲就可以把兩軍感化。

每個人小時候我的志願上面總有色彩斑斕的描畫,只是隨著現實的沖擦,有如衣服褪色一樣,慢慢地、慢慢地磨滅在時間這條急流之中。 

 (閱讀全文)

思兼 | 15th Apr 2011 | 動畫倉庫番 | (189 Reads)

思兼謀定後新番必寫之作,原因太多:包括寫steins;gate不會有毛鞋級數對物理科學的認識或者什麼。我想一兩個星期以後就會開始有一個較為規律的更新了。

吐糟的是:思兼很久沒有打過這麼長的動畫題目名,與其說這是一個名,不如說是一句句子。『我們還不知道那天看見的花朵的名字。』 單看第一話就可以有很多個演繹(或者說很多句下聯):例如後接『可惜我們再也無法看到那天看見的花朵。』

雖然如此,第一話能有這個高度的藝術成就;就算是明知道故事的結局,思兼都會追看;這就是說故事人的功力與功勞了。

 (閱讀全文)

思兼 | 11th Apr 2011 | 亦思亦評 | (94 Reads)

在茶餐廳裡面,人來人往;我在茶餐廳外面,人來人往。

每天都有一個人,同樣的時間在那裡坐著;我上學放學之後仍然坐在那裡。

我不能理解那個人坐在哪裡的原因:聽說他已經連續這樣坐了好幾天。

一個人就那樣:每天都是一杯凍奶茶,慢慢地從上午十一八時時慢慢坐,等到下午,等到日落。

他眼中只有等待,正如每一個等待的人:看表、看日程表。

 

某天我嘗試試探性地問可不可以坐上去。

『此處留座。』


思兼 | 9th Apr 2011 | 隨想隨感 | (90 Reads)

男孩子如我想法比較簡單直接,還是很傳統的名不正言不順云云。

 

毛鞋說過『普遍男孩對感情的Sense都很弱』;簡單來說,是他們其實並不能好好地分開各種感情:友情、愛情最主要的對外情感。而Hero姐加上說:『男孩子普遍有自我感覺良好的毛病。』不過我經常在想:是因為他們自我感覺良好,還是因為太久沒有受過類似的對待,而把所有的事情無限上綱上線,腦補到成為一個騙自己的神話?跟文本有很大不同的是:文本的演繹可以作者(Author)已死然後任由看官演繹;但是相處卻不能『作者』(Do-er)已死,說到尾是男孩子太習慣一些可任意(Arbitrary)演繹的文本了。

 

我身邊有女性朋友把愛的理由演繹成愛的動機:我不完全否認。但更多時候,是本能而言的急接近,然後用各種名義理性化自己的急接近,務求自己在一個理性的、能夠自我管理的領域之中。這可能是男性這種被逼理性的動物的文化思考慣性。當然世界能夠窮盡所有原因然後告訴我:男孩子認識女孩子是多麼的有動機!但可能只是一個消除不安感的手段而已。

 

愛是多麼的巧合:只是在某時某地遇到某人,而剛好某人在某一刻能夠觸動心弦。這是中古時期流傳下來的浪漫幻想。告訴你,在現代社會,被這個神話荼毒的人不單止女孩子、連男孩子都有這種王子式的最終幻想。畢竟是父權社會的產物:無論男女,一視同仁地在這個故事之中被塑造、被催眠。

 

究竟這篇短文在說什麼?我也不知道,說穿了:不過是在短短的鐵路車程中的隨想隨感:為的,不過是以文字聊慰寂寥,對抗寂寞;明知有了女朋友,那份哲學式的寂寞都難以排遣。我卻寧願相信那個重複千萬遍的靈魂緊合神話:在理想關係裡,你我為一,不吞噬但了解。睡醒了,看著微陰的天色,同樣的嘆氣在你睡醒前一再重演。


思兼 | 2nd Apr 2011 | 站務公告 | (204 Reads)

Picture

這幾天的心情仍然是很差:其實說很差也不很差,但整個人好像離魂一樣不知道想做什麼,其實很多東西應該要做:但卻把所有時間都荒廢掉、堂我足足走了兩日,但我仍然找不到一種動力去做任何事:可能是短暫的靈魂虛脫了?解釋不到的無力感:明明事情是做了很多,而且不算不順利,只是自己開始有點累了、我又累了。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