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思兼 | 29th Mar 2011 | 亦思亦評 | (117 Reads)

愛可以分拆嗎?作為一個毒男的我很早就開始想這個問題。

以程序來分,談戀愛包含最少談戀愛、性行為、結婚、生兒育女、長相廝守。

以功效來分,談戀愛包含最少浪漫、官能刺激、安全感等等等等。

爲什麽說毒男會像這個問題呢?事實上是因為毒男比較能夠接觸得多這些模擬物可以滿足需要:可以打Love Plus談戀愛、可以看AV解決性需要、在可見的將來隨著科技的發展,滿足任何人類的心理需要亦不再是天荒夜談的時候;那麼有幾個關於愛情的問題就會出現:

1. 愛情是否只是需要?

2. 如果向這裡一樣:所有需要分開滿足能否稱為「愛」?

3. 會否出現Chobits提及到的終極狀態:所有東西都可以由機械人滿足;或者說模擬物來滿足?

 (閱讀全文)

思兼 | 27th Mar 2011 | 亦思亦評 | (287 Reads)

這套是少數片在我看完之後會有一種難言的作嘔感覺。雖然只是一分鐘:But, it means too much, and too heavy. 

 (閱讀全文)

思兼 | 23rd Mar 2011 | 隨想隨感 | (129 Reads)

每個人都應該總有一些特殊癖好;包括看一個人的時候,你可能會特別留意他雙手、他兩眼、他纖手等等。而我其中一個比較特殊的癖好是看人的睡相。

 

睡覺是一個人類最不設防的狀態:至今為止,思兼還沒有看過一個人在睡覺的時候還能夠保持高度警覺狀態的。(除非他失眠了!)在睡覺狀態的人類,絕大部分都會回到最可愛的樣子。(雖然很傻,但是很可愛>w<)

 (閱讀全文)

思兼 | 22nd Mar 2011 | 動畫倉庫番 | (108 Reads)

之前上動漫史看到的一段頗為獵奇向的片段;此片是二十世紀初(1912年)的動畫片,非常之好笑(&恐怖)。分享一下w


思兼 | 16th Mar 2011 | 隨想隨感 | (179 Reads)

這一篇文,其實要問的話:確實難以找一個線索去貫穿這篇文。

只是覺得:既然事到如今,就不如墮落到成為極致。 

 

「傻得我,彼此怎能愛下去?」當楊千嬅的驀然而止的收結不再能夠表達所有,唯有在許志安盪氣迴腸的吐納中,看著那根快要點盡的香煙,灰燼隨著比鬧鐘更煩擾的嘀嗒聲一嘀一嗒地墜落。一切原來有如日出然後日落一樣自然,只是我竟然妄想要連日出日落這條真理都否定。

 

你憑什麼? 

 (閱讀全文)

思兼 | 16th Mar 2011 | 隨想隨感 | (128 Reads)

上次在N週回顧裡面說了思兼接了一份補習:對,到今天我還是在努力工作中。

但也事實上他的態度也比之前的好太多:雖然偶發地還是會各執一詞,但不知道是我習慣還是他改過,這些問題比起那天容易解決了。 

然而今天,我開始聽到一些:是一個小二學生跟一個大一學生的差別。

曾幾何時,我也曾那樣。

我也不想這樣。 

 (閱讀全文)

思兼 | 14th Mar 2011 | 亦思亦評 | (110 Reads)
Picture
雙手緊握的不一定要是情侶。在多難之境:這種肌膚之親的信任才是人性最光輝的一面。 (閱讀全文)

思兼 | 13th Mar 2011 | 隨想隨感 | (103 Reads)

他拿起相機,嘗試在半空中對焦著他的組員。

在梯子上的他,真的嘗試很集中精神去聚焦在取景器上的景象,畫面裡是很美麗的,因為裡面的都是他愛的人。

而最重要的因為有『她』。 

 (閱讀全文)

思兼 | 12th Mar 2011 | 亦思亦評 | (145 Reads)

最近連日來鋪天蓋地是日本地震的新聞,思兼明白日本國在文化(尤其是次文化界)對香港的影響甚大,鋪張報道也是意料中事。但看著香港傳媒不停的報導,我突然想起菲律賓人質事件之中,傳媒們也是鋪天蓋地,近乎全天候跟進式的『歷史事件式報導』。

 

我突然質疑傳媒的『真』在這個時候的必要性。或者應該這麼說:在『真』之上,傳媒是否背負更多?在傳媒人所標榜的專業精神之上,是否應該有著一種『文人辦報』的包袱?

 (閱讀全文)

思兼 | 9th Mar 2011 | 隨想隨感 | (136 Reads)

人海茫茫,在投票的這些日子:擦過身旁的人之多,實在是窮盡心力都不能數清:頂多只記得一些人投票時候的樣子,然後禮貌地說上『感謝!』(始終他們其實沒有義務支持任何人,這是任何參選者都明白的鐵規。)

 

但如果世界上這一刻:逼迫到你盡頭,家人以外你只能夠多選一個人離開這個星球,你自私的心會第一時間想誰? 

 

 (閱讀全文)

思兼 | 8th Mar 2011 | 站務公告 | (225 Reads)

Picture
(圖文部分有關)

就算是今世不能成為女生,我仍然是覺得女生是很神奇的物種。

你那一刻的共鳴:是驚濤中的微弱燈火。

 (閱讀全文)

思兼 | 7th Mar 2011 | 隨想隨感 | (561 Reads)

隨著諮詢大會(Consultation Day)在昨天的清晨7時落幕,歷時足足19小時的無盡圈諮詢終於完了。

 

離開了RRS401(諮詢會的舉行地點);除了疲累,沒有往日的那種慣常在Event完結後產生的強烈空虛感,伴隨著的是一種悠長的使命感:四十多年來傳承出來的重擔。

 

對,『雖千萬人,吾等往矣。』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