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思兼 | 23rd Oct 2010 | 歌舞.電影 | (484 Reads)

Picture

告白, 是一種真; 而這種真往往沒有所謂的道德屬性, 更多時候它是完全由情感帶動; 然而告白本身並非一定是用言語作表達媒介, 它可以用事件, 用表情, 甚至乎用血. 告白本身帶有自我傷害或者傷害他人的本質, 這是因為它的過度真實, 反而把所有把生存正當化的謊言都一語道破, 把自己或別人赤裸裸地暴露於人前; 就算是最親近的人, 這種暴露往往會激起動物本能,要不保護自己, 要不毀滅他人, 重點在於自己不會被害.

 

相反的是假, 假是必要的. 假可以將一些不想關心的東西以謊言蓋過, 假可以在社會中穿插無礙. 假可以掩蓋失落. 懷念是假的, 超現實的, 曾經存在而永遠不再存在的; 期望是假的, 不確定的, 可能存在但不能定論的. 逃避現實往往是這一種方法: 向前或向後, 刻意地不看現在, 以求自己順利地通過現在. 然而, 告白是一面鏡, 當下即是的一面鏡; 它總是不講大話, 它的表白永遠真確. 照出來的未必是罪, 而是自己所逃避, 所憎惡, 所失去的部分. 這部分, 處理時候會痛, 會劇痛. 但不處理之前卻只是永遠的肉糜, 不堪入目, 令人噁心.

 

罪感, 這是在鏡中一定會反映出來的東西. 它與罪有點不同, 犯罪的人未必有罪感, 正如快樂殺人者並不會覺得自己殺人有甚麼可言, 相反自責的人無須法定就會有罪感”; 這種罪感未必是因為法律上的 ”, 也可以是一種無能為力的遺憾”, 甚至乎是簡單的求不得也是罪感的來源.

 

上面是否廢話呢? 我也不清楚, 但最少, “告白是反省罪與罰的其中一個契機. 

 (閱讀全文)